被玩弄的生命


一絲絲陽光從閉合的百葉窗裡透了進來,照亮了一位綠髮年輕女子俊俏的臉龐,這名女子疲憊的用細長的手指扶了一下自己橢圓形半框眼鏡,托著半邊腦門發出了有些沙啞的嗓音:「咪咪,拿水來……」
一個輕快的女童音回答到:「是!」
一陣器皿碰撞聲響過,一名淡藍色頭髮,身著粉紅色上衣,淡藍色百褶短裙的女孩兒,端著一個大玻璃瓶和兩個小杯子來到了綠髮女子的辦公桌前。咪咪拿起玻璃瓶,繞過辦公桌,直接坐到了綠髮女子的大腿上,壓得她倆身下的老式旋轉椅一陣吱嘎聲,疲憊的綠髮美女也發出了不滿的抱怨。
咪咪並沒有理會,揚起手中的玻璃瓶,沒有用杯子,將液體直接倒在了自己嘴裡。然後扭過頭,將自己的小嘴堵到綠髮美女粉唇上,慢慢將嘴裡的液體壓入她的食道。
「咳咳咳……」綠髮美女發出了一陣咳嗽聲,奇怪的看著咪咪,好像自己剛剛喝下去的東西並不是水。
「伏特加,在俄語裡是水的意思哦!」咪咪輕快的說道,自己美美的喝了一口,繼續道:「而且給燐這個,你也更高興吧。」
被稱為燐的女子聽到後露出一個微笑,掰過咪咪的臉,對著她的小嘴,使勁吸了起來。咪咪也回應著燐的行動,兩人積極交換帶著濃烈酒氣的唾液。
「滋滋……吧唧……吧唧……」
兩人瞇著眼睛激烈的接吻,手也不老實的在對方身上摸來摸去。
咪咪的手隔著黑色的西服馬甲和白襯衫,不斷揉捏著燐堅挺的乳房。燐則把手伸進了咪咪的百褶裙裡口挖著。
「又沒有穿內褲呢,還是這麼淫蕩啊。」燐看著可愛的咪咪挑逗道。
「討厭……」雖然咪咪和燐相戀已經很久很久了,【】但面對燐的這種挑逗,咪咪還是會非常害羞,只好加緊手上的動作給燐以「反擊」。
「嗯……哼……咪咪的手法……又高明了一些了呢……嗯……」
「嗯……但……啊……但還是比不過你啊……哦……我……我要到了……到啦!啊!啊!」咪咪身子一挺,敏感的身體,在燐高超的指法下達到了高潮。
燐將癱軟的咪咪放到沙發上,說道:「今天週日吧,沒案子,我去外面到處走走。」然後整理了下因為剛才的親熱而有些鬆垮的領帶,披上一件棕色風衣,離開了麻生祗諮詢事務所。
燐剛剛出門一會兒,便看到地面上有一個白色的塑料瓶,燐打開一看,裡面是一些長條橢圓形狀的藥品。但奇怪的是,這個瓶子上沒有任何標示,藥片上也是光禿禿的。突然,一輛黑色轎車飛馳而來,吱的一聲,停在了燐的身邊。
轎車上下來四個穿黑色西裝的高大男子,面色兇惡的對燐嚷道:「小姐!把那個給我!」
「這個嗎?!」燐晃了晃手裡的藥瓶,問道:「這是什麼藥?為什麼沒有標示?」
說話的男子突然揮出一拳,打在了燐的臉上,口中道:「別多管閒事!」撿起燐掉在地上的藥瓶便向轎車走去。
燐擦了一下嘴角的血滴,露出了一絲冷笑,心裡想:這下有活幹了。徑直向那名男子走了過去。那名男子又是一記兇狠的直拳向燐打來,燐猛的一矮身子,躲過了這一拳,同時胳膊肘一撞男子的肚子,男子便痛苦的扒了下去。
另外三名男子一見情況不妙,馬上從懷裡掏槍。燐手疾眼快,一記飛鏢將離自己最近的男子擊倒,但另外兩人已經掏出槍來了。燐發出一根鋼索,將其中一人的手槍纏住,繳了械。另一名男子卻陳這個空擋開火了,但這槍並不是打向燐的,而是擊碎了那個藥瓶。燐飛起一腳,將那名男子擊暈。
燐看了看那瓶奇怪的藥品,只在一堆殘渣中找到了兩粒完整的。燐又搜查了一下被打倒的四名男子和那輛車。發現這四個人沒有任何證件,汽車牌照也是假的。
燐將一粒藥片拿給一位藥劑師朋友分析,自己帶著另一粒藥回到了事務所。
燐剛剛回到事務所,咪咪便愉快的問道:「發現什麼了嗎?」
「這裡!」燐指了一下,自己的齒貝之間。
咪咪發現燐正叼著一粒長條橢圓型的藥片,便撲過去,張開小嘴,咬住露在外面的一部分,兩人用力,藥片斷開。兩人各吞下去了一半。
「這是什麼藥?」咪咪問道。
「不知道,不過應該一會兒便感覺出來了。」燐輕鬆的回答。
得到這樣答案的咪咪並沒有吃驚,而是簡單的「嗯」了一聲,繼續忙自己的事情。
過了一會兒,咪咪圓圓的臉頰變得紅潤,身體軟綿綿的對燐說道:「我……我身子有些奇怪……」
「嗯,我也感覺到了,那就不要憋著了,咱們來做吧。」臉也有些發紅的燐回答道,將咪咪推倒在了柔軟的大床上,開始慢慢剝去咪咪的衣服。
咪咪沒有任何反抗,任由燐對自己動手動腳。但燐卻有些不高興的說:「你也幫我脫掉啊,只讓我給你服務。」
「哼……你那西服套裝那麼麻煩,我才懶得動手呢。」咪咪依然沒有任何動作。
「哦,這樣啊。」燐笑了笑,沒再說什麼,而是繼續著手上的動作,將咪咪拔了個精光。燐揉了揉咪咪還未發育完全的乳房,便伏下頭舔弄咪咪的乳頭。
咪咪將手放在嘴邊,小聲吭哧著:「嗯……嗯……」
燐細長的手指慢慢地滑動到咪咪的股間:「咪咪,你這裡還是一根毛都沒有啊,真漂亮啊。」
「別……別說了,害羞……」咪咪閉上眼睛說道。
「呵呵,你還會害羞嗎?你可真是越來越可愛了啊。」燐的舌頭在咪咪的乳頭又繞了兩圈,便一路向下添,最後停在了咪咪的小穴口處。
「啊,好多水啊!陰蒂都這麼大了呀,像顆花生米呢。」燐繼續挑逗道。
「討厭……不要……」咪咪用手矇住了臉。
「不要?真的不要嗎?」燐停下了動作。
「啊!你……你又欺負我……快……快點兒……」
「快點兒什麼呢?你不是說我欺負你嗎?」面對咪咪這麼可愛的反應,燐忍不住再多挑逗她一番。
「快點兒添……快點兒扣……我……受不了了。」咪咪扭動著自己的腰部,引得小穴一陣晃動。
「添什麼?扣哪裡?是這裡嗎?」燐發壞似的撓了撓咪咪的腳心。
「啊!好癢!」咪咪縮了下腳,繼續道:「就是我兩腿之間啊!」
「說話要說清楚哦,作為偵探,說話怎麼能不清不楚呢?」燐還是沒動作。
「啊!瘋了!」咪咪好像下定了決心似的,挺起自己的腰,高高撐起自己的小穴說道:「請添我的小穴啊!使勁扣我的小穴吧!」
「呵呵,淫蕩的小傢伙。」燐笑罵一句,便開始了停止多時的工作。
「啊……好害羞啊……嗯……真舒服……哦……燐你太棒啦!我……我要到了……再用點力氣,再用點兒力氣我就到啦!」
這是燐卻突然停了下來,神秘道:「那我怎麼辦呢?」
咪咪正在使勁弓起腰肢,努力的扭動著,準備迎接馬上就要來到的高潮,突然發現燐再次停下了動作:「咦?」
燐壞笑著問:「嘿嘿,想高潮嗎?」
咪咪著急道:「想!當然想!快……快點兒給我!」
「嘿嘿,那就讓我也舒服舒服吧。」燐擺出一副勝利的樣子說道。
「啊!?你!你太欺負我啦!」咪咪都快被急哭了,舉起粉拳捶打著燐:「討厭!討厭啦!」
不過燐卻絲毫不為所動,壞笑著看著快被急哭的咪咪。
咪咪沒有任何辦法,只能乖乖的將燐繁雜的西服脫了下來。而自己的身體也不可避免的冷卻了下來。
等到咪咪脫掉自己的最後一件衣服,燐添了添嘴唇說道:「現在,讓咱們從頭開始吧。」兩人便又滾在了一起。
風雨之後的兩位美女赤裸著身體躺在大床上休息,燐突然打破了平靜:「咪咪,你覺出這春藥和其他藥有什麼不同了嗎?」
「嗯,你這麼一說,還真是有些不一樣了。但是具體怎麼個不一樣卻說不出來。」咪咪若有所思的回答。
「嘟嘟嘟……」傳真機的響聲打斷了兩人的談話。
燐赤裸著身體,走到傳真機前,拿起藥劑師朋友給自己發來的化學分析報告說:「果然有很多莫名奇妙的成分呢。好像有弱化人的思維和減慢細胞活動的功效。這種東西出現在春藥裡真是奇怪。」
「你確定這是春藥?」咪咪問道。
「不確定。」燐便將如何得到這兩粒春藥的經過敘述了一遍。
咪咪聽過之後說:「咱們又有活幹了,雖然沒委託人。現在開始工作吧。」便坐在了電腦前,開始查找。燐也開始聯繫自己的各種關係,希望能找到一些線索。
幾個小時後,一無所獲的兩人又坐到了一起。
「看來,只有找『她』了呢。」燐嘆了口氣說。
「不用吧,又不是接受了委託,不值得付出這麼多吧。」咪咪勸解道。
「不!我覺得這後面有很大的秘密!現在就去找『她』。」燐好像下定了決心一般。
「我……」咪咪欲言又止。
「我知道的,交給我好了。我想這點兒小事,應該不會很貴的,只要我自己去就夠了。再說就算你想去,我也不會把我的寶貝咪咪丟給別的女人亂搞的。呵呵。」燐安慰咪咪道。
「不!不是的!我是不想讓你……」咪咪急忙說道,但聲音卻越說越小。
「捨不得我是嗎?自私的小色女,呵呵……我很快就會回來的,不會搞很久的。」燐輕輕的在咪咪嘴唇上吻裡一下,離開了事務所。
新宿市的地下紅燈區,一個燈光昏暗的酒吧裡空蕩蕩的,只有燐一個人坐在吧檯前,面前擺著一杯雞尾酒,她卻沒有去喝。
「青草蜢雞尾酒。」一個誘人的女聲打破了這份寧靜,一位穿著露肚臍短上衣、緊身短褲的妖艷女子做到了燐身邊。
「味道像小孩子用的牙膏的雞尾酒。」燐毫無感情的說道,並沒有看身旁的女子一眼。
「隨便你怎麼說。」妖艷女子隱隱的笑著回答,她用帶了五個戒指的左手玩弄了一下耳朵上墜著的三個耳環繼續道:「很久沒有你的委託了呢。」
「那麼?」燐依然沒有任何表情,但心裡卻生出了厭惡感。
「很貴的呦,而且……不僅僅是金錢哦。」妖艷女子擺出一個引人犯罪的表情說道,眼睛卻在看著燐的反應。
燐雖然很不願意和咪咪之外的女人搞,但還是微微點了一下頭,沒有說話。
「那麼,給我吧。」妖艷女子說道。
燐將那杯雞尾酒撥向妖艷女子,那女子卻抓住了燐伸過來的手。同時拿起那杯酒,倒了一點兒在燐的手心,細細觀察著。妖艷女子勝利似的一笑,將燐的手送到自己嘴邊,伸出打了舌丁的舌頭,細細的舔食著燐手心裡的雞尾酒。
「嗯……」妖艷女子滿意的哼了一聲,添了添自己的嘴唇,將燐帶入了樓上賓館的房間。
賓館房間柔軟的大床上,妖艷女子舒服的躺著,全身一絲不掛。燐慢慢脫光自己的衣服後站在床邊,面無表情的看著床上的身軀。
妖艷女子細細打量著燐的胴體,微笑著說:「真美啊!一定非常可口吧!可惜不能嘗嘗咪咪的味道,如果換她來的話,一次就好了。你的話要三次哦!」
聽到妖艷女子說到咪咪,燐臉上露出一絲不悅,冷冷的問道:「情報呢?」
「真無情呢。」妖艷女子拉下臉來,拿出一個唇膏大小的圓筒,伸出舌頭舔了一下,然後輕輕塞到自己的陰道里:「啊……想要的話,自己拿吧。」
燐嘆了口氣,伏下身子,將自己的嘴湊到妖艷女子小穴口,親了下去。
「啊……」女子發出了一聲嬌叫:「技術又進步了呢,經常和咪咪一起練習吧。」
燐用舌頭捲出藏在小陰唇裡的陰蒂,猛的咬了一口。
「啊!」妖艷女子吃痛大叫了一聲,不過卻沒有生氣:「還是老樣子呢,一提到咪咪就生氣呀。好吧,我不提便是了。但你要自慰一次給我看哦,我想嘗嘗你的淫水呢。」
燐沒說話,雖然很不情願,但還是乖乖的跪在床上張開雙腿開始自慰。妖艷女子伸出手擺弄著燐的身體,將她擺成蹲著的姿勢,然後把頭伸到燐兩腿之間,仔細盯著燐的小穴看。
「別……別這樣盯著。害羞……」燐小聲說道。燐雖然在和咪咪風雨時放的很開,但在其他女人面前,特別是在這位妖艷女子的注視下則會非常害羞。
「哈哈,害羞?應該是興奮吧。你看看的你淫水,已經低落到我的鼻尖上了呢。」妖艷女子笑著說道。
「……」燐沒有說話,因為燐的身體背叛了燐的感情,確實因為女子的注視而更加興奮了。淫水也越來越多的流出小穴。妖艷女子張開嘴將燐滴落下來的淫水都吃了進去。
「不要憋著啦,你的淫叫很好聽呢。」妖艷女子看著努力忍住不叫的燐說。
燐沒有辦法,只能聽話的小聲呻吟了起來,因為這就是交易。
「啊……嗯……」燐手上也加快了動作,在女子時不時的舔弄下燐慢慢達到了高潮:「哦……要到了……